首页>税收宣传>在线税刊
玉泉遐思
来源: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地税局
发布时间:2018-01-31 10:44
 

    二十多年前,我还是个黄发垂髫的小娃,但每天最期待的事情便是盼望着、等待着某一日退了休的外公招呼我说:“熊子,外公骑车带你到旧城溜达一圈去。”这时的我自然是最快乐的,常人可能觉得去溜达一圈也就是闲来无事的逛大街,又有什么意思呢?可也偏巧,这事情算是遇到我爷孙二人,倒却成了这常识之外的神仙,走街串巷,畅游其中,欣欣然,自得其乐。我坐在带有横梁上的大28自行车上,窜梭于旧城的街头巷尾,时而外公停下车子驻足于一巷口门廊处,对着年幼的我满怀故旧地深情讲述着沉淀于这些四合院落的历史风尘,尤为绘声绘色地描述他老人家年幼时这里样貌,这些古老院落交织而成的大大小小街巷的名称和由来渊源,剪刀巷、灯笼巷、南柴火市、通顺大巷、长和廊、头道巷……
    或许正是儿时这些模糊的记忆构筑了今天我这个人喜好凭吊旧物的性格吧,它也自然而然地掀起了我探索存在于呼和浩特旧城历史演变过程中各个时代记忆碎片的兴味。从最初外公对绥远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语言描述中的民国记忆到日后追根溯源了解它建城五百多年前的故事,时至今日注视着玉泉老城面向未来的发展前景。在这一点上看,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虽说玉泉老城二三十年代的风貌经过五十多年的洗刷已变化很大了,然而能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用稚嫩的记忆保存着自己亲临旧城改造前最后的掠影,对于今日八零后的同辈人而言真可谓是幸甚至哉。
    停留在我儿时有关玉泉旧城区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变的愈加清晰,似乎那时街头巷尾的声声叫卖,街坊邻里之间茶余饭后的谈资,顿时而变得生动起来,一排排的平房院落,鳞次栉比地一字排开,前院子里嬉戏的孩童大叫一声:“虎子——”,这道急急如律令的声音早就传到了几道巷子之后的那院落之中了,这边则当即回应道:“哎——知道啦——”前呼后应,在顺利接头后,孩童们仿佛是活地图,之前发出的众多信号,最后竟都能汇聚到了一处,大手牵着小手,到东边的院子里偷采几个果子,揣到自己的袖筒里或是衣兜中,一麻溜的就消失到了小巷的深处。殊不知,孩子们刚消失的无隐无踪之时,“卖五香大溜丸咧”带着垂涎的美味先传到了巷子中的院落了。怎么晓得这帮顽童竟然又很快的串了回来,原来他们是闻声索味而来,难怪撞个正着!然而,这种身临其境的幻化之感并非来的虚妄,在自己之后的二十年间,涉猎了更多关于旧城记忆的资料后,在这种契机之下奇迹般地剥开了自己童年模糊记忆之中的帷帐,看到的不再是朦胧于记忆深处的古旧掠影,而是愈加鲜明,如入真实之境的玉泉。
    廿年时光荏苒,自己也由黄发小儿,到了而立之年,个中的人生历程愈加丰富了我自身对于古老玉泉的认识,特别是在求学阶段于学校图书馆特藏室中同郑植昌、郑裕孚等人所编纂的《归绥县志》的偶然相遇,更是打开了自己尘封多年关于旧城往事的记忆宝箱,也成为我探索玉泉文化的新动力。
    曾经在一些与心理学相关的科普书籍上读到过,正常人类随着年岁的增加而渐渐失去幻游梦境的能力,但当自己处身于一个极为触景伤怀场景中时,却更易于陷入沉思,飘荡思绪如溪流潺潺绵绵倾泻而下。两年前自己有幸在呼和浩特市台阁牧乡大东营[1]意外发现了一个穿越时空的地方,在那里得以看到不少于我出生之前已然消失的历史文化遗存。得以让我在真实的世界中寻找到了曾经只出现在文史资料之中的那些香火旺盛的道观庙宇还有那些来往客商络绎不绝的店铺。自己孓然踱步于这个由四处抢救复建回来的旧城遗物们拥挤的院落之中,偶然游走到了一个戏台之处,我由后台的石阶上去,站在这个戏台的中央,望着戏台前方空旷的场地,怅然若失,不禁的令我回想起外公曾说道过的旧城大观园,那时场场人满,这里是当时老百姓日常休闲娱乐的去处,台下摆放着一条条长板凳,几张八仙桌穿插其间,穿梭自由的调皮小孩子们追逐嬉戏,看场子的工作人员镇守四方,秩序井然而其乐融融,热闹非凡。虽然,这些民风民貌今日已成过眼云烟,而得以在漫长历史中留存的实物愈加稀缺,然而其所传承而来深入骨髓的文化记忆不曾褪去色彩,它们同所遗存的物质遗产,共同注视着这座老城区的未来。
    站在戏台上的自己,似乎并不打算让思绪止步于此,凝思远望守护青城数万年的大青山,自忖若不是迄今五百年前有一位蒙古可汗,下令在这片广袤的敕勒川上兴建一坐城池,孰能有日后极具文化多样性的归化城、归绥市乃至今日的呼和浩特市呢?玉泉旧城恰恰正是彼时归化城的核心城区。归化城在明代本是一个边贸互市的口岸城市,也正是得益于这一历史偶然性,使得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在这座城市得以碰撞,催生出其多样性的文化基因,地域范围内的百姓们也都兼容并包地继承了蒙古族的热情豪放以及汉民族的勤奋打拼的精神。看到这里整装待发的驼队,他们是要奔赴茫茫草地的深处,而四处忙碌奔走的买卖人们则热情地招徕着四方宾客。这座城池的灵动因这汪玉泉而源远流长,这汪清泉滋润的不仅仅是活生生的市井百姓,而且还浸润着这座城池所凝练的文化血脉。
    五百多年后的今天,这汪玉泉虽然渐渐成为一个历史文化的象征,但它却依然在传动着这座城市发展的纽带。五百多年后的今天,身为玉泉老城子民的自己,和自己的祖辈一样,在迈向社会之际,还能有机缘在玉泉老城,为玉泉老城贡献自己的青春,倍感荣光,特别是这座城市在党的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所历经洗礼的砥砺奋进的五年中,在8337发展思路引领下,自己也亲身感受到了来自玉泉老城日新月异的变化。当我漫步在二十一世纪的玉泉老城区的中心街衢之处时,放眼望去的则是气势恢宏、整齐有序的召庙文化建筑群,盛情迎接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宾客。看着玉泉老城区再次焕发出活力,仔细回想起自己到今天已经在玉泉地方税务局所工作了一个月有余了,虽然对这个崭新的大家庭还了解的并不很多,但通过这些日子对区局近些年来所取得成就的相关资料的整理后,我竟然隐约感受到驱动玉泉地税取得的诸多进步原动力中竟也深藏着玉泉老城文化的影子。最令我映象深刻的便是小玲珑地掩映在席力图召人文景区中极富自动化和数字化、信息化的综合性办税服务大厅。然而当我得知其实体服务大厅之外还有一个孪生姐妹相衬时,我更是充满了好奇,在得知它是全国首座同实体大厅一一对应的3D实景仿真办税服务厅时,愈加感到震撼。这正是玉泉老城文化顺应新时代科技发展潮流的体现——永不枯竭的创新精神。如果亲身感受一下你就会发现,先进的办税服务手段,为纳税人带来了更多的便利和贴心而高效的服务。因此也时刻不忘提醒自己,也要紧随创新的步伐,以更加开拓进取的工作态度服务好辖区里的百姓们。
    玉泉老城风雨飘摇五百载,览尽坎坎坷坷、起起伏伏,经历过疮痍,也流传过佳话,无论是秋风扫过的古老戏台,凝眉深锁、怅然若有所思的自己,抑或是位于斗转星移五百年之后的今天,为玉泉老城的未来而努力奋斗拼搏的自己。纵使徜徉于五百年前筑起城池之时的盛景;幸遇目下新近发生的参天变化,沧海桑田,可唯一未变的还是深植玉泉百姓心中,源远流长的玉泉文化的溪流,往日里潺潺然似断似连,于今日如喷涌的灵泉,它润物于无声之中,它默默地流淌在这座老城的周身,它静谧地和蔼地见证着这个古老城区的过去和未来。
    远处传来了阵阵驼铃声,一条早在一百多年前铺设下的古道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起点再次交汇,古老的玉泉老城即是这条古道历史上的起点,也是今日玉泉老城各项事业创新发展的新旧文化交融的新起点。创新则是玉泉老城文化涵养中的新元素,创新不单单是技术的创新,它也在潜默移化促进着玉泉大家庭中每一位成员思维方式的进化。作为玉泉老城的世世代代中的一人,其热情好客,勤奋拼搏的文化基因构筑了我朴实的人生基础,而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则为我朴实的人生赋予了飞翔创造的羽翼。
    公元两千零一十七年的金秋十月,全区的各族人民群众们还沉浸在热烈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七十周年的欢声笑语之际,又适喜逢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首都北京胜利召开,中国又将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人逢喜事精神爽,作为在玉泉文化熏陶而成长起来的自己将会在自己的本质工作上,更加锐意进取、与时俱进、敢为人先,做好自己的身边事,服务好辖区的纳税人。玉泉区是文化底蕴深厚的老城区,在源远流长的玉泉老城文化之泉的祝福之下,自己既不会忘一名共产党员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初心,也不会忘记自己是浸润在玉泉文化雨露之中成长起来一代的初心,自己定会继承和吸收玉泉百年血脉相承的热情朴实、勤劳拼搏以及新时代所赋予的勇于创新的文化灵魂。让这汪百年的清泉能在自己的手中同所有的玉泉大家庭的家人们代代相传,滋润后世。

 



--------------------------------------------------------------------------------

[1] 这里是旧城改造时,部分老城旧址院落的原砖、原瓦、原梁、原椽保护性迁移复建而成的地方。所以这里管辖之地是土默特左旗台阁牧乡

 
  • 附件下载: